• Hendricks Eriksen posted an update 1 year, 1 month ago

    華天命還想說什麼,忽然感覺到孤劍傳來一絲絲撥弄,那是羅念在扣動聖佐之物的鏈接,“羅念好像有話要說!”

    “他說什麼?”羅征連忙問道。

    孤劍本身已不那麼重要,重要的是能夠與羅念聯系上。

    華天命握持孤劍,耐心感知了一會,隨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“他說‘天命叔叔’,這把劍變得很厲害吧?可否滿意?”

    這小子正在聖柱頂上瑟著。

    “厲害,非常厲害,這是最強的彼岸信物!”華天命回應道。  羅念為了將黑色方塊瓖嵌在聖柱頂部,可花費了不少力氣,此刻他心中可得意極了,尤其發現父親一行人也在華天命旁邊,他又撥弄著那條鏈接說道,“要是不滿意,

    我還能給你再換換,我這里還有好幾個位置!”

    “這個不用了,你爹有話跟你說,”華天命說著將孤劍遞在羅征面前,他看出羅征一行人是奔著羅念而來的。  這種溝通方式原本就很費功夫,羅征也不廢話,開門見山道,“念兒,你做的很不錯,掌握此劍足以讓天命叔叔成為混沌世界中第一人,但我們面臨的敵人更強大,我

    們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    “強大?能有多強?”羅念不以為然的回答道。

    “你可見識過深空?”羅征問。

    “你是說天空上漂浮著一大堆殘骸?我見過,站在聖柱的某個方位就能看到,”羅念回答道。

    他爬上蛇靈門的聖柱能看見,在人靈門的聖柱也能看見。

    羅征繼續說道,“我們面對的敵人就來自于那里,所以需要你去深空中找一個人,一名姓薛的人。”

    苦樹提出的這個方案還有一個關鍵點——羅念可以在主界內自由行走,但他是否能在深空中自由行走?

    無論是薛長老,還是苦樹,還是狩,在深空中的狀態如同羅征進主界的狀態,兩眼一抹黑,行走的非常困難,因為他們並不屬于第五格世界。

    好在深空屬于破碎的狀態,相當部分空間其實已降格成主界,四靈門才有機會探索深空。  羅念倒是沒想這一點,他根本不在乎任務的難度,反而是迫切希望在父親面前證明自己的能力,“那深空高高在上,我該怎麼前去?” ,最快更新百煉成神最新章節!

    那深空與主界完全是兩個世界,以羅念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跨越。

    “這個問題……”羅征的目光望向人靈王。

    羅征連主界都不怎麼了解,更加無法理解深空。

    人靈王旋即開口說道,“在永恆神庭,永恆神庭的頂部有一方傳送陣,通過那道傳送陣便能前去。”

    四靈門對深空非常重視,那幾乎是他們的信仰。

    所以耗費漫長的時間與人力修建一道傳送陣,將傳送陣修建在永恆神庭頂部,也足以看出他們的重視程度,四靈門獨佔深空內所有資源。

    “永恆神庭……是那座被鎖鏈鎖住的庭院?”羅念問。

    “對!”苦樹說道。

    “這樣的傳送陣恐怕很難開啟……”這一次是羅征問道,畢竟那是鏈接兩個層次世界的傳送陣。

    “無需擔心,傳送陣的能量是用時間鎖供給,只要他能成功進入永恆神庭的頂部就一定能開啟傳送陣……”苦樹信心十足的說道。

    四靈門當初留下的許多遺產都能永恆不滅,除非整個主界降格才能將其毀于一旦。

    苦樹表現的非常有耐心。

    盡管對方是一個實力微不足道的人類,可這個人類身上綁著整個世界的希望。

    他便將自己對深空的了解,以及可能遇見的情況事無巨細向羅念說一遍。

    听到苦樹的描述,羅征等人也覺得十分新奇。

    例如三格世界的人看主界呈現出無數雪白色光點,而主界的人看深空則呈現出一個個圓圈,似乎每一格世界都會對下一格世界的生靈產生認知障礙。

    人靈王足足花費兩個時辰才說完,末了那邊羅念只回答一句“知道了”便再無回信。

    “希望羅念這一次能成行,”女媧不無擔憂的說道。

    “他一定行,機會站在我們這邊!”苦樹一副十分把握的樣子,他在面臨任何危機的時候都理會失敗的可能性,只有這樣才能將潛力發揮到百分百。

    羅征則沒有多說,讓羅念去冒險他心中是有愧疚的,可現在整個混沌世界都只能指望他,沒有第二個選擇……

    苦樹感受到眾人有些低落的情緒,微微一笑便對華天命說道,“斷曦之光威力非凡,我來教你運用法門,能完全激發這件聖佐之物的潛力……”

    “苦樹大人請賜教!”華天命拱手道。

    隨後苦樹從華天命手中拿過孤劍,他輕輕一握,劍身表面的花紋更加明亮並且波動起來,化為無窮的能量花不斷地綻放。

    “想要駕馭斷曦之光並不難,運用其能量時要求分而釋之,釋後歸一……”

    說罷苦樹握持劍柄輕輕一點。

    “咻咻咻……”

    一根根手指出席的明亮光芒射出,呈葫蘆形波動兩次後再匯聚在一起。

    “嗡……”  匯聚後的劍芒仿佛粘稠起來,速度亦削減大半,但劍芒化為一種詭異的形態,向著高空射出的時候分化成數百根,而這些劍芒蘊藏著特殊的規矩不斷飛舞讓人眼花繚

    亂。

    ……

    苦樹還在教授華天命的時候,羅念已來到聖柱邊緣,順著時間鎖鏈爬行過去。

    他在這鎖鏈上爬行數個來回,早已適應鎖鏈上的地形。

    兩日後,羅念終于越過這一截鎖鏈,再度爬上位于四聖柱中央的永恆神庭。

    “永恆神庭的屋頂上有法陣,之前我卻沒發現……”

    先前羅念想著怎麼進入其中,一番摸索後徒勞無功他也放棄探索這座庭院,這一次他直奔上層屋頂而去。

    永恆神庭的主殿呈八角形,中間有一圈凸起的瓦蓋,而越過瓦蓋後則是一塊三丈長寬的平台,而在這平台的四個角正有四根時間鎖固定。

    羅念觀察一番,人靈王所說的傳送陣最有可能在平台之中。

    站在瓦蓋上觀察一番後,羅征便一步跳向平台,就在他站在平台上的瞬間,那四條被固定的時間鎖開始發出幽藍色的光芒。

    這些光仿佛水滴一般,沿著平台上的凹槽開始流淌,四個方向的光芒不斷糾纏最終匯聚成一體。

    蕭先生寵妻手冊 “唰——”

    一點點藍色光芒開始匯聚,在地面上形成一個菱形法陣。

    “這就是傳送陣?”羅念的眉心跳動著。

    他對一切都充斥著好奇心,深空對他同樣有莫大的吸引力,他是想看看更高一個層級的世界長成什麼樣!

    沒有任何猶豫,羅念一步踏足菱形法陣中。

    “嘩!”

    菱形法陣開始閃爍光芒。

    羅念就看到一束束光從菱形法陣中升起,這一束光鑽過羅念的手臂,手臂上就出現一個小拇指粗細的空洞,仿佛被蟲蛀一般,拇指粗細的血肉骨骼消失了!

    “怎麼會這樣!”羅念嚇了一跳。

    好在他並未感覺到任何痛楚,似乎那空洞不是長在自己身上。

    “咻……”

    又有幾道光芒升起,其中兩道光芒是從羅念腳板底升起,便如同穿羊肉串一般從腳底貫穿到頭頂,如果趴在羅念頭上向下望,能看到一個筆直的空洞。

    “這,這……這傳送陣是要將自己分割成無數份傳送?”羅念的確有些嚇到,這等于給他腦子開了一個洞,倒是依舊沒有痛楚。

    “咻咻咻咻……”

    從羅念腳下升起的光束越來越多,羅念的身體亦布滿一條條空洞。

    隨著空洞越來越多,羅念的身體留在原地的部分越來越少,最終只剩下小半個手指和半只腳背,當剩下的光束精準的射向這些“殘肢”後,羅念已徹底消失在聖柱上。

    一束束光芒垂直向上飛射,羅念就感覺有一股力量托著自己的身體不斷向上,再向上……

    不知過去多少時間,這一束束光芒終于抵達目的地,隨後光芒還原成一束束“血肉”,這一束束血肉嚴絲合縫拼在一起,開始還原羅念的肉身。

    當最後一束光芒打在羅念的腳背上時,他的身體終于完整,這才睜開雙眼朝著遠處一番眺望。

    苦樹曾千叮萬囑,如果羅念看不懂深空世界,那就要一直向右走。

    深空經被降格大半,有許多主界空間分布其中,向右一路走到盡頭就是最近的一片“主界空間”。

    但這一番眺望後,羅念的嘴角已高高翹起,臉上更是顯露出驕傲之色。  構成深空世界的這些“圓圈”他依舊能看得明明白白! ,最快更新百煉成神最新章節!

    牢籠內部空間有限,勉強能容一人盤坐其中。

    羅念雙手抓在柵欄上打量著外部環境,心中則十分凌亂,鬼知道接下來還要面對什麼。

    這片地下空間中的生靈怕是有數千之多,形態,大小各異,語言也是互不相同,它們嘰嘰喳喳吵各不同,似乎都想與對方交流,但相互又听不懂對方的意思。

    “這些生靈雖然有些智慧,但大部分都不太高的樣子……”羅念愁眉苦臉道,“到底是什麼鬼地方,為什麼要抓我……”

    羅念雖然聰明,但遠不如父親的心性,他固然能間歇性的躊躇滿志,一旦有點挫折就原形畢露。

    “咕咕咕……”

    在羅念斜對面,一只白色的鳥發出連串叫聲,一邊叫還一邊撲騰著翅膀,它已經撲騰大半個時辰。

    “煩死,別吵了!”

    “ !”

    羅念大吼一聲,一拳砸在柵欄上。

    那白鳥感受到羅念的怒意,暫停幾個呼吸時間,雙眼忽然泛出墨綠色的目光。

    當羅念注視到這目光時,頭部仿佛遭受重錘一般,痛得他幾乎暈死過去。

    “咕咕咕咕……”

    白鳥一番警告後又開始撲騰翅膀,叫聲比此前還要更響亮!

    羅念抱著自己的腦袋好一會才恢復,無奈道,“這些家伙雖然開了智慧,但還是一副蠢像……”

    剛剛鏡子上的那些題目非常簡單,應該是考慮到不同種族的文化障礙,僅僅只是最簡單的圖形測試,這些通過測試的家伙能聰明到哪里去?

    正郁悶時,羅念忽然瞥見正對面的一座牢籠,那牢籠內困住的是此前見過的小怪物。

    小怪物倒是沒有大吵大鬧,而是攀在欄桿上用那黑色的眼楮盯著自己,臉上依舊掛著怪怪的笑意。

    “這也是個莫名其妙的家伙,一直瞪著我干什麼!”

    羅念吐槽兩句,干脆一個翻身雙手捂著腦袋閉上眼楮。

    雖說修煉到這般境界早已無需睡眠,但眼不見心不煩,只能將自己與外界隔絕開來。

    在這百無聊賴的狀態下過去一宿時間,這些怪物們的吵鬧也持續一宿。

    等到地下空間的大門再度開啟時,一陣沙沙聲從門口傳來。

    羅念翻身而起從斜角望過去,就看到密密麻麻的“蜘蛛”魚貫而入。

    待其中一只“蜘蛛”來到羅念面前後,他便看到“蜘蛛”的背上放置著一堆零碎的木板,在這堆木板旁邊放置著大小不同的三個方形木框。

    “這是七巧板 ?”

    這樣的小玩意羅念在雲殿時也玩過,還是寧雨蝶請專人打造,每一塊木板都能發光。

    羅念掃過一眼後,伸手便挑出幾塊木板不斷地拼接,眨眼時間便用七塊木板填充在第一個方形木框內。

    幼稚!

    接下來他又用十二塊木板填充稍大的方形木框,然後是十六塊木板填充最大的方形木框。

    “這次測試稍難一些,大約八歲孩童智慧就能做到,”羅念做完後目光便落在對面那只白色大鳥身上。   那白色大鳥的實力毋庸置疑,只是瞪一眼的目光都讓羅念頭疼的差點爆炸,此時白鳥將頭部伸出柵欄如小雞啄米般將木板啄入方框,動作固然是快,但那些木板就是

    拼不成形。

    “嗒嗒嗒,嗒嗒嗒……”

    那些木板不是多一塊,就是少一塊,別說十二塊木板和十四塊木板,最簡單的七巧板它都拼不出來。    白鳥似乎知道拼不齊木板的下場,啄擊木板的動作越來越快,眼中更是透露著焦急,結果越拼越不完整,啄的木板四處亂飛,有好幾塊木板更是飛了出去,這注定是

    完成不了。

    “咕咕咕咕……”白鳥伸出脖子急得仰天大叫。

    羅念臉上則掛著一絲冷笑,“活該,看你還敢瞪我!”

    這一次“蜘蛛”們給的時間很充裕,大約有小半個時辰,時間一到“蜘蛛”們便托著拼好沒拼好的木板一個接一個離開。

    原本喧囂的地下空間忽然變得安靜,那些怪物們大多都知曉自己的命運。

    “波……”

    一座牢籠內忽然發出一聲悶響,隨後就是一道金光閃爍,牢籠中的怪物便被燒的一干二淨。

    “啵啵啵……”

    金光一道接著一道亮起,聲音也綿延不絕,怪物們便一個接著一個燒死在牢籠中。

    那只白鳥顯然明白自己將面對什麼,在牢籠中瘋狂的掙扎,想要沖出來。

    它的羽翼化為一種特殊的能量態,不斷朝柵欄劈斬著,可這柵欄太堅固了,饒是白鳥實力非凡也無法破壞柵欄,甚至在上面留下劃痕都做不到。

    “波!”

    隨著牢籠中金光閃爍,白鳥直接化為一片焦炭,只有少許幾根白色羽毛飄出柵欄外。

    羅念看到慘死的白鳥心中沒有絲毫快意,反而陷入惶恐。

    他固然完成拼圖,但依舊很緊張,萬一對方記錄發生錯誤,或者自己的拼圖不夠完整,死在這里太冤枉。

    等到那一陣陣金光爆發的聲音徹底消失後,羅念看到自己安然無恙這才松一口氣。

    “過關……”他用干澀的聲音說道。

    剛剛說完,羅念的目光又落在斜對面的牢籠中。

    那小怪物的尾巴晃個不停,依舊用玩味的目光看著自己。

    羅念也懶得理會這小怪物,他的目光掃過對面的牢籠默數一遍,基本上十個囚籠里面能活下一個,淘汰率達到九成,剩下的那些怪物們看上去都是比較聰明的。

    這種智慧測試恐怕還會持續,就不知會到哪一步為止。

    可測試到底有什麼意義?